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yukooty | 24th Dec 2012 | 一般 | (15 Reads)
人生沒有確切的定義,但可以分類:

一類人生是幸福的,幸福的人生大致相同;二類應該是喜憂各半的中性,中性的人生美白去斑是苦辣酸甜隨時有;三類應該是痛苦的或是滄桑的,痛苦與滄桑的總稱可以說是不幸,不幸的人生則各有各的不幸。

有人說人生如棋。

這倒是一個最恰當的比喻。棋是智慧的較量,是與心的搏鬥。人生如棋,時刻都在與命運和時光作著對弈。但一步走錯將會步步出錯,滿盤皆輸;一步得意,步步爲營。

看來人生如棋的確不假。然而當你曆經千難萬險好不容易把自己置身于對方陣營的南丫島一日遊時侯,卻不一定能抵擋住對手的攻擊,同時稍不小心便會粉身碎骨亡于陣前。

有人說人生如夢。

用夢形容的人生一定是美好的。因爲人類刻意去做的夢一定色彩斑斓,但夢卻是虛幻而不真實的,夢是生命裏的一種精彩,是生命的另一種延續。如夢人生的過程一定很美,美得讓人留戀。

然而夢卻不一定都是美的,也有噩夢的時候,夢終究是會醒的,醒了的時候卻很苦,苦得公屋發澀,苦得讓人流淚。所以如夢的人生讓人無法預知、無法理解,在不解和難懂裏體味失意、體味蒼涼。

有人說人生如戲.

yukooty | 3rd Dec 2012 | 一般 | (4 Reads)
商人運載一車貨物經過一片松軟的土地,車輪下陷,怎麽拉也轉動不起來。商人找來幾個農夫,答應付給他們每人一些錢,讓他們幫忙把貨車拖上大路。農夫們給貨車前端套上繩子,每人各拽一根繩頭,站成一排,向前拉車。衆人喊了半天號子,然而,貨車始終沒有駛離原地。商人決定改換一種方法,對他們說道:“依我看,virtual office應按你們出力的大小支付酬勞。”

衆農夫都覺得這個辦法好,就請商人在一旁做監督。他們中有兩個愛耍滑頭的,用余光瞧商人的眼睛,故意把面部表情做得誇張,以表示自己使出了最大的力氣,而他所拽的那根繩子,向下呈弧形,蕩秋千一般,還在垂擺著。

真正賣力的農夫,頭都埋在胸前,兩腿蹬直,向前拉車。貨車終于駛出了這片松軟的土地,停在大道上。農夫們前來討要工錢,商人依照觀測的結果,支付酬金給他們。得到錢的農夫都比較滿意,唯有兩個耍滑頭的只分到很少一點錢。他們質問商人:

“難道我的號子喊得不夠響亮嗎?”一個說。

“或是我的表情不夠扭曲?”另一個說。

“這些都表明我們付出了最大的力氣。company formation dab6f21ck”兩人一起說。

商人說道:“我沒有注意你們的表情,也沒有傾聽你們的號子,我只注意你們走過的腳印。”

衆人朝商人手指的方向望去,凡是耍滑頭的腳印都非常淺,就像正常走過一樣;而那些真正賣力的農夫,腳印都深深地印在了土地上。